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人物 查看內容

                  創造無窮的幸福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——對話李厚霖

                  2013-10-1 10:49| 發布者: Juno |原作者: 肖男|來自: 《馬術》2013年8月刊

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 “我愿意”,同生命一樣長久的承諾《馬術》:對于你一手打造的鉆石王國,我們很好奇,你最初的鉆石夢是基于什么基礎產生的?李厚霖:我選擇鉆石行業是因為對它的熱愛,是對于鉆石背后折射出的品質的熱愛。如果拿各種 ...
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愿意”,同生命一樣長久的承諾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對于你一手打造的鉆石王國,我們很好奇,你最初的鉆石夢是基于什么基礎產生的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我選擇鉆石行業是因為對它的熱愛,是對于鉆石背后折射出的品質的熱愛。如果拿各種寶石來一場決斗的話,最后勝出的一定是鉆石。鉆石高硬度、強折射率和高色散的標志性特點,是任何其它寶石都望塵莫及的。哲學家柏拉圖曾說過:“鉆石是一種生命,它是天意的化身!
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多數企業家的事業發展曲線都會經歷起步期、巔峰期,甚至是低潮期,你的個人經歷遵循這樣的規律嗎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當然,我也曾經歷過挑戰。HIERSUN(恒信)鉆石機構成立于2000 年,當時我還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小伙子?恐鴮︺@石行業的熱愛,靠著年輕時的激情,去創建現在這個事業——所謂夢想的種子。這一路過來,印象深刻的事情很多,但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砸店的事情,那是一種切膚之痛。記得開店兩個月,經營非常慘淡,連房租都付不起,所以我們咬牙將剛做好的1500 平方米的奢華裝修砸掉重來,迅速地轉換了經營模式。比起國際、港臺品牌打價格戰的謀略,我們更注重客戶體驗,新店布局有三分之一銷售鉆石珠寶,三分之一展示鉆石文化,三分之一提供溫馨服務。最終,我們以服務和環境取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正如你的愛馬以I Do 命名一樣,I Do 自稱是表達“全世界最溫暖情感”的品牌,你是怎樣對品牌做定義的?品牌精髓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恒信在2006 年創立了婚戒品牌I Do,它的誕生源于西式婚禮的一句誓言:“Yes, I do.”婚戒雖然是珠寶首飾領域的一個細分市場,但其蘊藏的市場空間絕不容小覷。中國人買鉆石有76% 是因為結婚而購買,所以我們覺得應該有一個精準定位,應該有婚戒的一個品牌。而現今,I Do 品牌定位已經從婚戒品牌升級成全世界最溫暖情感的品牌,在歐洲珠寶設計師領銜設計下,產品滲透著愛和幸福的深刻感悟。它表達人類最珍貴的情感,它是關于真愛的信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夢想總是要努力實踐
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如何解讀成功人士?你覺得自己做得是否足夠好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哈姆雷特,每個人對成功評價的標準不一樣。在我看來有兩點,能夠成就自己的夢想,并完成自我價值的實現,就是成功人士。對于我而言,從創業之初就有自己的夢想,不是利用已有的財富賺取更多的金錢,而是創建一個屬于中國民族的奢侈品牌,現在我正在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。
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你理想中的工作和生活狀態是怎樣的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恒信發展成今天的規模,我很欣慰。我希望能為我的顧客、員工、合作伙伴、以及社會創造更多的幸福感。恒信有一條滿意鏈原則,企業全力使員工滿意,員工全力使顧客滿意,顧客才能最大程度地認可并支持企業,這是恒信多年以來堅持的發展哲學。談到生活,我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,我自認是個特別看重骨肉親情的人,但由于公務繁忙,我并不是一個非常合格的兒子、丈夫和父親,這是我未來選擇去改進的事兒。
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通過對過去經歷的自我總結,未來你最想做的事兒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未來我希望追求更多精神上的東西。每個人都會被物質包圍,當你覺得很無聊的時候,就會想上升到一個精神層面,這有相關性,但不是必然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你有虔誠的信仰,信佛對你經營企業和人生帶來了哪些實際影響?國內企業家中自稱信佛的人不少,你怎么看待這種現象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我是性情中人,也是一個有佛緣的人。母親信佛,言傳身教了我一些很善很感性的東西。我皈依佛門已經近10 年了,這么多年,我每天所必須做的功課很多,其中一項就是在佛前磕長頭,到現在已經磕了十幾萬個了。我對信仰的虔誠和堅持讓我在平和與寬厚的心境中,平添了更多的責任感與感恩心,這也給我的事業與生活帶來了巨大的影響。信佛這件事情,不能作假。信也好,不信也好,我認為都是個人的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全民慈善是我的愿望
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2008 年,汶川地震讓社會各界看到了你的慷慨,捐款人民幣2000 萬元創立中華慈善總會“I Do 基金”,是公眾人物的使命感帶你關注公益事業嗎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其實我的心態很簡單,盡全力幫助需要幫助的人,我覺得這就是慈善最質樸最簡單的形式。在沒有成立I Do基金之前,我只是零散地做慈善,但第一次系統、規范地參與慈善,就是在5·12汶川地震之后。災后第三天,我去災區現場送醫療和生活物資,看到倒塌的教室、廢墟上的書包和孩子無助的眼神,我之前所有準備好的心理建設也都坍塌了。我意識到只有通過專業、系統的方式做慈善才能使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受益。未來,我們也希望聯合社會各界力量,共同關注支持慈善事業,希望我們的這種做法能夠帶動更多人加入慈善的行列。
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I Do 基金的理念是什么?在這么多的公益組織當中,你覺得I Do 基金存在的價值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自I Do 基金成立以來,我們以“為了愛,我愿意”為宗旨,在中華慈善總會的支持下,漸漸步入了國際化、專業化的公益基金運作方式。借助I Do 基金的大平臺,通過無償援助、產品義賣等形式,自發地或聯合社會各界力量,共同關注和支持兒童健康、兒童教育等慈善事業,讓更多的孩子健康、快樂地學習和成長。未來希望I Do 基金能夠在全社會的支持下走得更加長遠。
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慈善并非易事,你認為它主要難在哪里?什么原因推動你一直堅持做下去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我覺得對我來說,最難的是對身體和毅力的挑戰。我們救助的很多孩子或者學校都是特別偏僻的高海拔地區,每一次身體力行地去做慈善,都算是一種拼命。像去西藏、像去天邊小學那些空氣稀薄的地方,每次去都會輕則頭暈、嘔吐,重則發高燒、呼吸困難,嚴重的還會出現幻覺,這些對我們都是巨大的挑戰。我們必須有很強的毅力和強大的精神力量才能一次次地去實踐。當然,慈善的力量也是無窮的,我會“上癮”。像我去西藏,已經連去了6 年,每次我都會給孩子們帶去禮物、愛心卡和各種游戲,孩子們像過年一樣得快樂。而一旦幫助了那些孩子,以后就總會惦記他們,想去看看他們現在怎么樣了,看看我們的幫助是不是真能讓他們離夢想更近一點。


                  《馬術》:你覺得做慈善對個人的生活有影響嗎?

                  李厚霖:我覺得慈善是一個人生活態度的體現,在幫助別人的同時,你自己在心靈上也會同樣感到幸福和快樂。慈善也是我理解的真正意義上的奢侈品,它是帶給我們快樂、眼淚、感激、歡笑的一項奇妙的事業,我將終身為之奮斗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(文/ 肖男)

  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©2011-2025  馬術在線 (京ICP備11042383號-1)     E-mail:horsingcn@163.com

                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

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啪啪爽到潮喷喷水水18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