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人物 馬主江湖 查看內容

                  譚立鳴:人生的天堂在馬背上

                  2011-12-10 15:55| 發布者: admin |來自: 《馬術》2011年12月刊

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 譚立鳴說他的愛馬總是跟他撒嬌,事實上也確實如此,看著他們親密無間讓人心生羨慕。約訪譚立鳴不是那么容易,至少我是費了不少口舌,他總是拒絕。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,他居然同意了,我有些疑惑。見到他本人后,他笑 ...

                  譚立鳴說他的愛馬總是跟他撒嬌,事實上也確實如此,看著他們親密無間讓人心生羨慕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約訪譚立鳴不是那么容易,至少我是費了不少口舌,他總是拒絕。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,他居然同意了,我有些疑惑。見到他本人后,他笑說:“你扣了一個不支持馬術事業的帽子在我頭上,我還敢不答應么。我是萬分支持中國馬業的,只要有益,不論付出。馬,一直要騎;馬術,一直要學,不管我到多少歲,不管能否取得獎項!

                  愛上騎馬

                  約見采訪的那天陰雨霏霏,最高氣溫只有9 度,在我看應該更低。到達馬場時,譚立鳴剛剛訓練完,在馬房里等我們,偌大的馬場,寂靜空曠,只有戶外的喇叭放著輕柔的音樂。他穿著一身騎馬裝走出來,向身后揮了揮手,笑著說:“怎么樣,我包場的感覺好吧!

                  天津的馬場不多,大小都算上也只有5 家,譚立鳴所在的松江鄉村俱樂部算得上天津最大規模的馬場了,但來騎馬的人很少。周末都難得有多少人過來,更別提平日里了,所以,譚立鳴天天上午的訓練,簡直就跟包場沒什么區別,只有他和馬。他說:“這樣很舒服,但心里不好受。天津的馬術發展太慢了啊,著急啊!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天津的騎馬人早在上個世紀90 年代就參加過廣州的速度賽,群眾基礎也不弱,起步還是很早的。但為什么北京已經都上百家馬場的時候,天津卻這么費力地堅持呢?“天津的流動人口少啊,都是本地人,來津訓練發展的人比北京少很多,所以馬術愛好者難免青黃不接,我之所以能被冠上一個‘天津馬協副會長’的頭銜,不過是因為這么多年一直在騎馬!

                  譚立鳴每天上午都要來馬場進行馬術訓練,然后下午去健身房鍛煉身體,周末有空會去打個小比賽,或者去球場打兩桿,幾乎每年去一趟西藏拍片子。我開玩笑說沒見過這么不務正業的老板,他大笑:“你去問問我那幫馬友,還有以前的球友們,在我們這里,玩以外的事情都是副業!”也就是說,掙錢的工作是排在騎馬打球之后的。這個論點聽起來有點讓人啼笑皆非,其實真正喜歡馬的人是可以理解的,要不怎么有那么多的人玩著玩著就把這個愛好當成了工作呢?可見這項運動魅力之大。譚立鳴愛好太多了,我采訪前做過功課,里面記錄,他曾經喜歡養狗,喜歡打高爾夫球,還是攝影發燒友,現在添上最費錢費時費力的愛好——騎馬。他這么形容自己,“我是個遍地開花的人,結果是什么都沒干成,但是我喜歡,生活中可學習的東西實在太多了!弊T立鳴從小學習過笛子,后因身體原因被迫放棄了;然后開始學習畫畫,報考上了天津美院卻因成分問題沒能入學;在20 世紀70 年代開始學習攝影,第一臺相機是理光,跟朋友一起去朋友父親的暗房里自己沖洗,也樂在其中;再后來到機械制造廠當工人,一做就是十年,這十年中自己學習篆刻、書畫,還從廣播中學習古典音樂欣賞,一下班就去上課……這一長串說下來讓人好生稀奇,怎么就一樣一樣地沒完沒了呢?他講:“生活,就是有品質地活著。喜歡就去學唄,用沒時間來當借口的事情,還是因為喜歡得不深。真喜歡了,時間就有了,就像騎馬!


                  能親手給愛馬添草喂水,也是幸福愜意的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騎騎馬,聊聊天
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很多人最初騎馬都是出于愛好,野騎的興趣更濃厚些,譚立鳴也說自己是從野騎開始喜歡上騎馬的,“我也是這樣的。我是從1999 年前后開始接觸騎馬,最開始有兩年時間都在野騎。什么都不懂。我第一次上馬是在康熙草原,那匹馬太油了,它跑起來我覺得感覺還不錯,然后突然一停,我就摔出去了。我做事比較狠,越摔我我就越要騎,但也差一點給我摔怵了,曾經一天摔過好幾次。跟著我騎馬的這些人都習以為常了,一看我出門后過一會兒馬回來了,就知道我又摔了。不過那都是開始的時候,后來好了一陣,然后又開始摔。為什么呢?因為學了更難的動作了!彼f起往事不斷哈哈大笑,可是算算,那個時間他已經40 多歲了。我嘴上沒說,心里還是很欽佩這位“老”人家的,能在那個年紀做這種危險的運動,不光有良好的身體底子,還要有強韌的神經和一顆對自己夠“狠”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譚立鳴從2003 年開始學習正規的馬場馬術,主要是學習跳躍障礙,他的論調和馬圈里很多人一樣,“相對于其他馬場馬術來說,這是一項需要勇氣的運動!2006 年,他在天津“正信杯”馬術障礙賽上獲得第二名的好成績,對于這個成績他很自謙,“雖然拿過獎,但你得看跟誰比。馬術這件事,永遠沒有最高限,我的技術,拿到專業人士跟前,別說拿獎了,同臺競技都不足。今年德國的騎術大師魯德格在北京參賽,一出場就能體會到氣場。這些都是看得到的。所以說,不要談獲獎啊,頭銜啊!彼芸鋸埖赜昧艘粋比喻:“‘這叫水小蛤蟆大’,本來那天的比賽沒有多少參賽的人,所以就把我顯出來了。武功高手之所以被稱為高手是因為比他強的人都隱居了或者老死了,他能活著,所以他就是最好的了。跟我要做的事相比,我一直沒達到我的預期目標。那就是在我有生之年,在我條件允許范圍內,我想要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!

                  譚立鳴言談當中一直強調他之所以接受訪談的宗旨,“我覺得我可以代表一部分天津愛馬的人,坐在一起談談,進行一下思想交流,只是單純地聊天,說一說馬,盡力多做一些事。天津也有很多活躍的人。但是你也看到了,我們這里(松江俱樂部)這么好的環境,這么大的場地,北京都很少見的,但因國營企業經營模式所限,被利用得太少了。我希望天津的馬業能更好地發展,能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進來,但現在很多人都只是玩一玩,至少在天津,學習正規馬術的人還是太少!

                  他很為一件事高興,那就是國內的馬術氛圍很強,在一些論壇上能看到許多很有分量的技術文章,寫得很精彩!拔矣X得有時間應該把中國馬圈的這些博客和帖子,集成一個集子,他們談論馬的這些亮點都收錄進來。這其中有很多精彩的對話,比如我曾看過王振山寫黑子騎馬,很有意思有深度。騎馬的人一般都看不見自己的樣子和問題,這種旁觀者的角度非常有利于提高。這種討論的氛圍我覺得應該比世界上其他國家更濃厚!


                  輕松快樂地騎馬是譚立鳴的信條


                  沒有壓力狀態會更好


                  在香港看馬術比賽時,譚立鳴曾經發現,他越來越不會騎馬了,這得到了同行者的認可。他形容,“最開始是小學,后來中學,再后來卻到了幼兒園了。這是因為眼界開闊后知道了自己的不足!彼约嚎偨Y!澳莻時候還是馬帶著我跑的,但我當時沒有這個想法,因為我練習的很苦,覺得因為自己的刻苦訓練才有的成績,事后才知道差距太大了!庇谑撬_始放慢速度,慢慢地“磨”技術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曾經做過一個工廠,給某大廠商做供應商。以前做工廠都是家長制,很強硬的管理制度。在同他們合作后,他們曾經派了很多團隊,用了很多時間給我們做培訓,從那之后我的設備沒變,但生產能力大大提高了,我意識到了團隊的重要性,同時也了解到鼓勵式教育的優越性。西方的國家對人講究鼓勵,教育也是鼓勵教育,這種氛圍可以讓人快樂地學習成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譚立明說:“通過做企業再騎馬(這中間有兩年很痛苦的過程,沒騎馬沒打球),反而更好,我覺得我‘悟’到了一些東西,輕松和激勵。我跟馬在一起,比起以前來,要配合默契多了。我跟馬在一起很愉快,還有我的兒子們,他們在我這里沒有那么大的壓力,我也不給他們很多的期望和我的思想,但是他們沒有壓力后狀態反而更好,F在我花在‘副業’上的精力比以前少得多,但企業相比也更容易駕馭得多!边@也就是之所以他可以“不務正業”的原因之一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到這里,他講起很早以前從別人那里買的一匹退役下來的純血馬,“原名叫鼓包,我給改名叫路易,那時已經11 歲了。當年它一天最多上7、8堂課,非常勞累。這匹馬又很聰明,累的時候愛往墻邊或者欄桿上蹭,想甩掉負擔。到了我這里,好吃好喝還不用上課,沒有那么多時間工作,壓力也沒有了,結果不久之后我就能輕松地騎它了。這是減輕壓力后狀態好轉的鐵證!

                  從2008 年之后,也就是譚立鳴自己的“金融危機”過去之后,他又開始恢復馬術的訓練,并且開始做馬術的訓練日記。他在日記中曾經寫道:“學習馬術,首先應該檢討我們生活中已經養成的一些不良習慣、心態、處事方法,學會平和、學會耐心、學會感恩,這樣才能幫你找到騎馬的感覺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馬術,給我的太多了,曠達的心境、旺盛的精力、健康的身子骨,馬術運動,是我的安眠藥、是我的減壓劑、是我的保健醫師!弊掷镄虚g,可以看出他對這個愛好已經到了著魔的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社會進程是這樣的,因為有前輩們的鋪墊,后來的人才不會再吃這么多苦!皬V州隊那些孩子們,沒有吃過老哈他們的苦,但近來的比賽成績很好,場上很輕松,也能給馬很大的空間,那是因為他們的學習起點高。全運會上很多香港的選手,成績也都很好,這就是科學訓練的成就。我從企業中得到的啟發,心態平和,更容易做的好。騎馬如做人!


                  他也喜歡那句阿拉伯的諺語——“人生的天堂在馬背上”


                  愛馬士有很多


                  譚立鳴聊著騎馬,會提到很多人,有些人和事已經過去許久了,他還是不忘。他跟我重復說過,“我身邊很多人都給我上過課,不光是馬術知識,還有一顆愛馬的心”。他提到劉燕,這位現今中國馬術界頗有名望的裁判員,“那一年(大約是2000 年)我剛把254(上個世紀90 年代石景山馬術學校的教學馬)從她手中接過,也是這么一個秋冬交替的日子,天氣突然變冷,我接到她一個電話。我們平時很少通話的,她第一句話沒有問我好不好,她說‘你給馬穿馬衣了么?’”譚立鳴說,細微之處才能見真章,過了十幾年,他一直沒忘當初的這種觸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中國老一輩為馬術工作的人們其實很值得敬佩的,他們很辛苦,但一直默默無聞!彼f,“我看的第一本關于馬的書是90 年代出版的李衛平寫的《愛馬人手冊》;第二本書是鐵道部出版社出的,你們主編李艷陽參與編輯的《完全實用馬術手冊》,我還記得封面就是老哈騎馬的照片;第三本就是李勇鋼寫的《馬語情深》,這幾本書對我的啟發很大!

                  在采訪中不時地談到很多“馬術推廣人”,他聊起哈達鐵,“當年在駿馬匯的論壇上,有個紀念張河的園地,老哈曾經寫過這樣一句話,‘我們還在做著你的事情’,很平和很扎實,讓人感動!彼岬嚼钣落摰暮诿廊苏搲,這么多年,在缺少經費的情況下一直默默支撐;說張可,“天天就是練馬。我做不了這些教練的事,太苦太乏味,他們做的這么兢兢業業,我實在很佩服”;說起天津的賈權、賈江,“我曾經師從兩位教練,天津的馬術運動也是從他們的進入步入正軌的”;說到從王振山博士的文章中看到的那句阿拉伯諺語“人生的天堂在馬背上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他特意用了“虔誠”兩個字形容這一批人,他說這一批人是無聲無息地做著中國愛馬人士的事情,做著“想讓中國馬術事業上升的事”,他們可貴在多小的比賽都會去服務。譚立鳴先生特意在采訪后給我發來短信,要我告訴看這篇文章的人:我其實非常想讓他們知道,他們所做的事,一直有人關注,并且希望他們一直做下去,做得更好。讓中國的馬界多一些優秀的教練,多一些聲音,多一些指引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©2011-2025  馬術在線 (京ICP備11042383號-1)     E-mail:horsingcn@163.com

                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

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啪啪爽到潮喷喷水水18禁